一夜秋风起,未吹散旧人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8-08 我要投稿
【xiyabo.com - 散文随笔】

  晚风又归,寒节将至,绿叶如旧,依然悬挂枝头,如初始般碧翠!曾几何时,你望着那南归的雁,却不知自己已为旧人……——题记

  明月当空挂,惟照灯下人,两两相望不相闻,风吹的夜略显的静了些,静的仿佛只有风在耳语。守候着夜,望着远方,也许很远,也许很近,在那灰蒙蒙深深地夜色里看到的是未来亦或许是过去,模糊却又清晰,像是刚睡醒时的那般思绪,揉了揉眼睛,感觉到仿佛有一点真实的存在。

  看着朋友从北方发来的照片,那里已经是冰天雪地,银装素裹的景象,虽然此时我远在南方,却依旧在这冷风出没的夜里感到北方的凉意,也许是北方的冷风真的已经吹到这里的缘故吧,不过谁又能注意这冷风从何而来呢,可能只有这里身处他乡的北方人!

  夜仿佛已经入睡了,路旁的风是他呼出的气息,这气息带动了静静站在路两旁的树的枝叶,沙沙作响。偶有路上的行人走过,未曾在这百无聊赖的夜色中停留,好像怕打搅到熟睡的夜,就这样静悄悄的匆匆走过。铅灰色的云给月的下巴戴上了一层薄纱,显得残缺不全,像是路灯下卖烧饼的人做的烧饼,被小孩随意咬了几口一样,而此时的月却是比往常更加清晰通透!望着残缺的月,有种把酒的冲动,只是自己终究不是诗人,作不出醉人的词句,把酒又能如何!只有慢慢享受这一处的悠悠月色了。

  努力删减繁锁,视单薄为完美;努力抛却浮躁,视清凉为洒脱,也许是渴望纯粹,也许是为了安静美好,才心持一份孤独骄傲,难为他人驱驰。“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喜欢唐寅这首诗,给人一种超然洒脱感,犹如潮起潮落,花开花谢,随性而起,无须他人看透猜穿!

  春花秋月,夜色在时间的长河里静静流淌着,而我们只是各自架着自己的一叶扁舟在这月色中寻找自己的梦,无论梦有多远,我们都未曾驻足,只是这一路的追寻,或平平淡淡,或轰轰烈烈罢了,天涯藐藐,地角悠悠,若有缘今生擦肩,为亲为友;若无缘红尘陌路,永不相见。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会让你把该忘的都忘掉,引领你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里,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不如将一切托付给时间,托付于这静默的月夜,让轻轻吹过的风,让沙沙作响的叶,还有淡淡的回忆和几缕牵绊,伴你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