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让我们无处躲藏抒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7-16 我要投稿
【xiyabo.com - 散文随笔】

  每逢佳节倍思亲。

  思念之情确实蛮玄妙的,涌来时如湍急的洪水,渲染于波浪中,一前一后,一覆一盖,前面呼引,后面应答。旁人就算有千里眼、顺风耳,也没法摄录下那股汹涌而来的浪潮。

  出门在外的人对故土的思念与寄托近乎癫狂,寄情于山水间,一花一草,一物一件,前是点滴,后是恩泽。点点滴滴记录了我们的成长,花草雨露见证了岁月的更叠。梦里依稀“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间未改鬓毛衰。”

  诗人用诗的韵脚,画家用画的意象,歌者空灵的声……故乡还是故乡,思念还是思念,不悲不喜,蓄而不语。

  很难找到一个词语准确描绘出对故乡的眷恋,在那片生育我们的亲人、养育我们的土地面前,我们的身子骨里是单薄而卑微的。穷其毕生所学,对故乡的定位抵不过一杆秤的准盘星,于故乡而言,我们羞愧,我们汗颜,我们理屈词穷。

  小的时候,听回乡省亲的伯父哼唱费翔的《故乡的云》,那时候小屁孩一个,啥也不懂,就觉得歌曲的旋律大发快3真假_快3单双计划_官方网站-美、流畅,有股甘泉滋润心田的感觉。伯父唱着唱着哽咽了,我心里头纳闷,成年人的世界蛮奇怪的,让我们这些小屁孩百思不解,一朵没有方向的云彩,撒开了她的脚丫子,满世界乱逛,何以使得他们泪流满面?

  伯父、伯母回家前往我兜里塞了十块元,瞅着他们恋恋不舍慢慢远去的身影。转身,我花掉一块钱,腰间神气活现地多了把木制的驳壳枪,头上戴着用老虎须(一种绿色的植物)编制的帽子,猴子般上窜下跳瞎指挥我的玩伴们……玩嗨了,玩累了,玩到精疲力尽了,靠着娘亲的身边,甜甜地进入了梦乡,梦里依旧嘻笑、追逐、打闹。

  逐渐地告别了撒尿和泥巴的童年,窜起的个头和湖边的芦苇一起伸展关节,单薄且瘦长,明媚阳光一如既往,色彩斑斓的世界,是引诱也是逗弄,那时的我们,似懂非懂。心里面无厘头涌起一阵又一阵的萌动,一门心思想着用未知的画笔去描绘以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鼓鼓行囊中装满了父老乡亲的叮咛和嘱托,离开红土地的那一刻起,拥进了千万大军中一波又一波的南下潮,于父母在车站挥手告别的那一刻,我对未知的世界却充满了好奇。平时少言寡语的双亲换了个人似的,啰啰嗦嗦、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交待、拜托,和灶前吊壶里烧开了的水一样滴沥咕嘟……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那时候,少年不知愁滋味。

  颠沛流离中,有关青春的故事,大同小异。缤纷世界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残酷现实把我鞭挞得体无完肤。从东南到东北,从东北到西北,从西北到上海,从上海到家乡。以家乡为圆点,一个人成了一个梯队,扇形铺开,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夜深人静的时候,无边的寂寞无限漫延,一种孤鸟宿寒林的凄凉感把思乡的心撕成碎片并吞噬在无尽的乡思之中。伯父哼唱《故乡的云》的场景再现,成年后的我终于明白他当年为什么会泪流满面。

  关于乡愁,有一年回家,长辈请吃席。席间谈到游子对故乡的眷恋之情,长辈讲了个他和他叔父在南昌唱诗的情节:战乱使得本是骨肉相连的亲人隔海相望,几经周折,当海外飞客从天而降,岁月的沧桑使他们懂得收敛情感,机场见面,相互还收拢眼神打量。确认了身份拥抱前的那一刻,彼此间显得手忙足乱、不知所措。

  款待远方来客,做了精心安排。除了吃喝,还有唱诗。当悠扬的琴声响起,一首余光中先生的《乡愁》把天外飞客唱得嚎啕大哭,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情感犹如深海的岩浆,一发不可收拾……

  当十五的月亮徐徐升上天空,万家灯火通明,欢声笑语团聚。有很多人因为家国情怀,不能回家和亲人团聚。目光触及到的远方,对故乡而言,我们有太多的愧疚和亏欠,层层剥离,思念节节拨高。

  乡愁,让我们无处躲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