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好大雪抒情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7-09 我要投稿
【xiyabo.com - 散文随笔】

  期盼已久的一场大雪不期而至,下在北国的山川大地上,下在阒寂深沉的冬夜里,下在无梦的睡眠中。

  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到屋子里来自窗外的不同寻常的亮光,赶紧穿衣跳到窗前。场院里,屋顶上,树枝间,小巷口,满眼全是洁白的厚厚的积雪。那些醉人的雪啊,让我的心狂跳不已!嘴里不断埋怨,你们这些天地间的小精灵们,飘落世间为何不唤醒我这迟钝而笨拙的愚人,枉把你们当作最为挚爱的心上人。

  扑向书厨,去翻捡那些描绘雪花的诗句。燕山的雪花呢?你真的片片大如席?胡天的八月,飞下又是怎样的漫天的大雪?一夜的春风,能否刮出千树万树的梨花?江南江北雪漫漫之时,如何就将易水变得寒澈?那位孤傲娟介的蓑笠翁呢?寒江雪中,只有你在垂钓吗?

  该有个红泥小火炉,置于房屋的正中间,点燃通红的炭火。左手执书卷,右手捧茗茶,于漫天飞舞的大雪中,读千秋古书。闻悠悠的羌笛和急促的号角声卷地而来,听潺潺的流水声和滚滚涌动的江流;看历史的烟尘从眼前飘飞,想春花秋月夏雨冬雪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一杯浊酒,万千气象……

  忽而忆起早年冬夜听雪的情景。宿于破旧的马棚,躺在干草堆中,听北风呼啸,想象着屋外从天而将的大雪,身旁那匹浑身赤炭般的高头大马正狼吞虎咽地吞着草料。夜半时分,狂风骤止,只有雪还在屋外飞舞,耳边是马儿嚼食草料嘎崩嘎崩的声音。幼小的心灵,瞬间升出一种别样的感觉。那些个六出的飞花来到人间,到底是为了什么?匆匆地来,悄悄地去,留给世间一片美好,然后呢?它们去了哪儿?

  还是去院中吧,去寻一枝心爱的梅花。那火红的、冷艳的梅,你正开放在雪地的那个角落呢?满院的积雪中,我苦苦寻觅,生怕漏掉一点点蛛丝马迹。梅,我醉心于你的美丽、妖艳和坚贞不屈。曾经,在酣梦中,多少次与你相遇,痴痴地望着你的眉眼,静静地注视着你的俏丽的面庞,暖流在心中流淌。我知道,每年冬季,你会伴着洁白的雪花来到我的身旁,然后,夙兴夜寐地与我相伴。待万紫千红之时,你消褪了你的容颜,悄然离我而去。而我只能流下整整一年的泪水,盼望着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在期待中,我看到了微茫的希望,听到了你的心音。雪中的梅儿,你到底在何方?

  堆个雪人,回归到遥远的记忆深处。乡村冬雪,别有情致。大雪已过,穿红着绿的小伙伴们便蜂拥而至。挥舞着小小的铁锨,在冰冷的雪地里铲雪。三五个人,将胡同口的积雪全都扫到一棵大树旁,堆高,将其塑成人的形状,再做个活灵活现的人头安装上;找来果核或玻璃球做眼睛,弄个胡萝卜做鼻子,这样,一个形神毕备的雪人就做成了。小伙伴们狂跳着,欢舞着,用雪球互掷着,来展现自己的喜悦。而今思之,历历在目,令人感怀。院中也有如许积雪,只是人到中年,往昔的心境恐怕再也难以找寻。堆来堆去,堆出的大概只会是岁月的沧桑和心灵的累累伤痕。

  天空又在飘舞雪花,无风的冬日让人生出许多温暖的感觉。站在院中,任小小的精灵落在掌心,看它跳落,融化,变成星星点点的水珠,心里恬然而淡静。雪花儿真美,美得让人心疼。从空中随风飘扬,哪里是家,哪里是生命的归宿,它全然不管,随性而来,任性而去,无知无欲,着实没有万千的烦恼和心忧,这哪里是我等所能比拟?面对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又怎能不生出内疚之情?

  真想生活着雪花的世界里,没有硝烟,没有纷扰,没有无休无止的喧嚣,只有快乐。雪花的快乐,应该是天地间最美的追求。你看,那些雪地里忽然冒出的三三两两的人们,跳来飞去,与雪同舞,不正是在追求着与雪花一样的快乐与幸福吗?

  我的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是苹果树。树身上结满了雪花,远远望去,煞是好看。在枝杈横生的枣树和苹果树的枝头,我忽然看到些许绿意,透过漫天飞舞的雪花,似乎春天正悄悄向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