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万里觅封侯情感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7-09 我要投稿
【xiyabo.com - 散文随笔】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宋陆游《诉衷情》

  这不是一件普通的旧貂裘。陆游一生珍爱它,就像珍爱他与唐婉的定情之物,那支钗头凤一样珍爱。他把钗头凤珍藏在心里,把这件旧貂裘时刻带在身边,不离也不弃。

  这件旧貂裘,承袭着陆游的一个梦,一个万里赴戎机的梦。陆游曾经穿着这件旧貂裘,在抗金前线冲锋陷阵,他在《醉歌》中写道:“貂裘半脱马如龙,举鞭指麾气吐虹”。他还穿着它在荒滩之上,亲手刺死一只猛虎,“百骑河滩猎盛秋,至今血溅短貂裘。”(《醉歌》)。他每看见这件貂裘,便会睹物伤情,思绪飘向万里,想起曾经的戎马生涯。

  那一年他四十八岁,应四川宣抚王炎之邀请,前往当时的西北前线任职,度过了八个多月的戎马生活。那是他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一段岁月,一直到他耄耋之年,仍念念不忘。即使是他年老病重,僵卧孤村,仍在梦中为国戍守轮台。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当年陆游单身匹马,风尘仆仆,奔赴西北前线,寻找杀敌立功的机会,以取封侯将相。那时的陆游,英姿勃发,气冲云天,希望能在万里防线上,找到杀敌报国的机会。他身披铠甲,腰悬三尺青锋利剑,跨战马,挽长枪,踏着崎岖坎坷的山路,调查地形,察看敌情,积极为北伐做准备。他运筹帷幄,与王炎共商杀敌大计,对收复失地,统一中原充满必胜的信心。

  “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可是自朝廷与金苟合以来,他杀敌报国的理想就破灭了,他只有在梦中才能重返前线。是梦终有醒的时候,梦醒时,那雄伟险峻的关山在哪?只有那件,当年从军时穿过的旧貂裘,还挂在墙上,落满了灰尘,寂寥地向主人倾诉那段跌宕人心的往事。它记载了陆游那段“匹马戍梁州”的历史,它记录了多少刀光剑影,它承载了陆游多少爱国情思。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陆游一生的理想是收复河山。他深切地同情沦陷区的中原百姓,他在诗中写道:“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梁启超说:“亘古男儿一放翁。”陆游是个热血男儿,他铁骨铮铮,他有冲天干云之志;他只想“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他只想收复失地,让中原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生活。

  不是大宋没有铁骨男儿,而是朝堂之上容不下他们。奸臣当道,朝廷昏庸懦弱,像陆放翁这样的有志男儿,只能被排挤、被朝廷闲置。辛弃疾自南归以来,被排挤闲置四十年。人生有几个四十年啊,他醉里挑灯看剑,把吴钩看了,拍遍栏杆,无人会,登临意。他至死还在梦中大呼“杀贼!杀贼!!”

  陆游的命运同辛弃疾一样,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惦记着收复河山,他在《示儿》中写道:“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所以他感叹自己,头发花白如秋霜,年迈体衰,不能再上疆场杀敌,壮志难酬,忧国忧民的泪只能空流。这里连用“未”、“先”、“空”三个虚词,表达了陆游对现实的幻灭感,一唱一叹,感人肺腑,痛人心肠。

  “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陆游一生为恢复中原,统一疆土,时刻准备奔赴战场。为国捐躯,马革裹尸,他毫不足惜。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空有一腔爱国抱负,却被罢官回乡,只得披上蓑衣,独钓江边,做一名无名的隐者,而终老于镜湖之滨。他能安心做一个隐者吗?不,他做不到,他胸怀江山社稷,黎民苍生。即便是他被罢官回乡隐居,也忘不了边陲军事。他时刻惦记国家的安危,他时刻想着收复大宋河山的伟业。

  “辜负胸中十万兵,百无聊赖以诗名。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陆游的遭遇,是许许多多的爱国志士的共同遭遇。他们满腔愤懑无处诉说,浑身本事无处施展。他们热爱这锦绣江山,他们同情被蹂躏压迫的黎民百姓。他们欲救国救民于水火,却被懦弱昏庸的朝廷捆住了手脚,被朝中胆小怕死的投降派打击迫害。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土沦陷,看着国土被异邦蚕食;他们只能饱含热泪地看着中原百姓,在金人的铁骑下痛苦呻吟,却无能为力。

  陆游的心在痛,有什么痛比亡国之痛更深呢?一身本事却被捆缚手脚,浑身是胆却不能冲锋陷阵,亡国了却不能救国,有什么苦比这样的苦,更痛人的肝肠?

  英雄末路,壮志成空,不甘心啊,不甘心啊!陆游是一万个不甘心!现实让他无可奈何,他只能将满腔的爱国热情,付之于三寸狼毫,抒发胸中的一曲曲慷慨悲歌。

  陆游一生坎坷,出生第二年北宋灭亡,他在饱经丧乱的生活中,受到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他与表妹唐婉情投意合,婚姻被母亲强行拆散,唐婉因此早逝,导致这个情感伤痛折磨了陆游一生。

  陆游参加科举,应试进士取为第一,因奸臣秦桧之孙排在其后,陆游遭秦桧革名。他为官期间,在未经朝廷同意之前,先放粮赈济灾区,使灾民免于饥饿之苦,又收集药方刻印成书,留给当地人民,此举被以“擅权”罪名罢职还乡。

  陆游屡次上书朝廷,要减轻百姓税赋,结果再度被罢官。他以诗为戈,抒发爱国热情,坚持抗金爱国思想,令朝中投降派十分不安。投降派们上书皇帝,诬陷他不务正业,只知“嘲咏风月”,结果他又被罢黜,只得怀着满腔愤怒回到家乡。

  看完陆游简介,我们似乎看见了他鲜血淋漓的爱情,看见了他风雨坎坷,沧桑无奈的人生。可他不屈服,他用他的三寸狼毫,向世人吐露万丈光芒。他一生创作的诗歌很多,现存九千多首,或清新婉约,或真挚感人,或雄浑豪放。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仲伯间?”我知道他和当年的诸葛孔明一样,一生想着北伐,收复河山。可叹的是,孔明有明主赏识,得以施展鸿图,报知遇之恩;可陆游一生未能遇见明主,只能剑藏刀销,空有一腔爱国热忱。

  我听见了陆游在悲愤地呼号:“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春。”可惜他的朝廷听不见;我看见了陆游的一颗爱国丹心,“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可惜他的当朝天子看不见。

  陆游留下的万首诗篇,让我们看见了一个忧国忧民的他,一个情感真挚深沉的他,一个充满斗志雄浑奔放的他。

  他的朝廷看不见他的爱国之心,他的朝廷听不见他的爱国呼声,可是历史记得他,前赴后继的中华儿女记得他。尽管他说:“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夫。”可我们都知道,他叫陆游,永远的陆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