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柳絮风起时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07-09 我要投稿
【xiyabo.com - 散文随笔】

  陌上风雨向天啸,壶中日月十里怅。光阴荏苒,风,携着秋的萧瑟载来初冬的凉寒,而落叶纷飞的日子总给人些许伤感、莫名惆怅。在每个脆弱的黄昏光阴,在深秋初冬,游荡着缠绵。许是季节导演了这场凄美片段,又许是岁月绘就了这幅烟雨画卷,让我的世界顿然失去色彩。初冬的风裹着丝丝沁凉的寒意,路边的花木瑟瑟发抖,偶尔有几片残留黄叶无奈地从枝头跌落,此情此景,不由得心生感慨。期待着冬雪会在某一个莫名的早上突然之间降临在这座让人感到温柔的城市,降临在自己的眼前,放眼望去,在雪后的晴天的微弱阳光之下一眼望不到头的街道尽头,也许在那个街道的转角会有一个漂亮的孩子,拿着一本喜欢的书,心里也许想着一个并不确定的地点,快乐地前行着,什么地方似乎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那一瞬间踩在的是一片皑皑的雪,是一个从未被人涉足的地方,至少是在那个平凡而平静的早上。

  这样的早上,需要这样的人,需要这样的快乐心情来点缀一番。时光,若一湾宁静的水倒影着过往流年,淌过春秋冬夏,浸透每一个白天和黑夜。岁月不停的旋转,四季交替轮回,挂历又剩下了最后一页。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墨客观雪挥毫,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诗篇。可谓诗情百转,风姿千态,韵味颇多,各领风骚。

  初冬的黄昏,那一抹残阳映红了朵朵云彩和远方的座座山岗,偶尔一只孤雁飞过,显得格外的凄凉。不由感慨沧桑变迁、人世薄凉,或许,从此便倦了红尘、皈依青灯,自此无欲无求。华年似水,那些走过的青春渐已淡去,唯有记忆里有些无法忘却的点,连成一条条忧伤的线,在四季更替中谱写一曲曲凄婉动人的旋律,那么动听,却又那么催人泪下。仿若远了红尘,淡了相思,从此,放逐自己在岁月长河中随波逐流,而孱弱的笔下,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多想,在漫长岁月里携一壶淡然看尽云卷云舒,于细水长流声中沏一盏浓茶赏尽花开花落,只是,岁月太远,我终抵不了光阴的彼岸。而飘零在风里的那份执着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诉说着不离不弃,和岁月生死相依,尔后,随时光渐渐老去。踩着时间的节拍,蹒跚而行,时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过。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叶飞舞,听萧瑟的风吹过,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着枫的绚丽。静静地看滑落的秋,看着时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来的初冬。用眼看、用心读,亲身体味和感触季节的变换,心中涌出别样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诗人多有咏雪之作,是因为雪的洁白,雪花的俏丽,雪景的壮观,以及观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无甚文化,也不敢攀风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纷纷飘,正是柳絮风起时。”我仿佛看到春天一点点靠近我,好像一个人由远及近,远处时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冬,只是一个经霜的过程”。初冬季节,天空飘撒凌花,满天皆白。让我们握住彼此的温暖,生命磨励的过程里,让成长多一些感动,多了一些眷恋!我没有洒墨成诗的雅逸才华,苍茫的笔下终写不尽月下哀思和心内的万般执念,于是懒依栏窗,任由寒风轻抚我的脸,冰冻我的心。是否如此,思念就不会侵骨,忧伤便不再蔓延?山峦披起素甲,玉树挂满银花。此情此景,总会唤起人们的诗情话意。此时,已忘了初冬季节的冰冷,整个人都已融化在这如诗如画、如舞如歌的意境里。秋的情怀,流溢着苦尽甘来的味道,秋的生活,蕴含着沉甸甸的永恒。绚丽又多彩的金秋,渐渐地隐去了,冬的脚步开始悄悄地登场了,在这美妙的时刻,寄语心声,下一个冬季,是否也携载了许多温暖的情节?

  小窗幽深,秋已渐远,望不穿的尘烟过往,再度轻轻地触动了我心底那根柔软的弦。风起处,月凉如水黄叶翻飞,晚秋的风吹来落寞与感伤,零落的秋叶拉响了往事的风铃,飘在记忆深处。记忆在晚秋的寒冷中,温暖着每一片思念中的落叶,晚秋的温暖,淡淡的轻轻的,仿佛怕惊醒就要远离的花朵和沉睡的绿叶。一种温柔的寒凉,一种绵长的深情,散落在晚秋的温暖中,凝结成秋霜,薄薄的亮亮的,如情人的眼泪,如爱人的安慰,如朋友的体贴,如父母的拥抱,一种温暖贯穿在晚秋行走的步履中。